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 廊坊站长网 (http://www.0316zz.com)- 国内知名站长资讯网站,提供最新最全的站长资讯,创业经验,网站建设等!
热搜: 如何 中国 华为 苹果
当前位置: 首页 > 运营中心 > 建站资源 > 优化 > 正文

从写下第1行代码到拿下谷歌百万年薪 ,我是如何在8个月内做到的?

发布时间:2019-10-09 13:35 所属栏目:[优化] 来源:Jason Zedde
导读:本文作者非计算机科班出身,在写下第一行 Javascript 代码后不到一年,他先后收获了来自谷歌、Lyft、Yelp、云计算独角兽 Rubrik、IBM 人工智能和 JP Morgan 的录用通知书。他的求职经历可能会对你找工作有所帮助。 我希望我的故事能够激励当今的软件工程求

本文作者非计算机科班出身,在写下第一行 Javascript 代码后不到一年,他先后收获了来自谷歌、Lyft、Yelp、云计算独角兽 Rubrik、IBM 人工智能和 JP Morgan 的录用通知书。他的求职经历可能会对你找工作有所帮助。

我希望我的故事能够激励当今的软件工程求职者,尤其是非传统背景的求职者。

你可能会有疑问:“我也能做到这一点的可能性有多大?”因此,我会尽量把自己做决定和思考的过程讲得更具体一些,并尽量联系更多细节。

但我必须承认,我可能因为以下几点得到特殊的优待:白人、异性恋、男性,拥有美国 Top20 大学的学士学位;在湾区工作了三年之后,我也建立了自己的人脉网络。

每个求职者的经历都不一样,但我希望我的经历中能让你有所收获。

决定冒险一跃

2018 年 7 月 29 日,我做出了一个不太理智的决定。

当时我有两个选择:1)为一家高速增长的广告技术公司担任幕僚长(Chief of Staff);或者 2)参加一个编程“训练营”。幕僚长这个角色很有“钱景”,而且几乎可以肯定是通往硅谷快车道的一张非同寻常的门票。相比之下训练营看起来既昂贵又冒险。

五周前的 6 月 24 日,我写下了第一行 Javascript 代码,那时我并没有打算成为一名工程师。我已经拥有一个经济学学位,并在非营利组织担任了三年非技术管理顾问,我只是想让自己在湾区应聘那些需要与工程师协作的工作岗位时,能够显得更有吸引力。

实际上,成为一名工程师似乎是一个完全不切实际的想法。我曾听说,有人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借助训练营或自学做到这一点,但我很难相信自己也能做到。我认识的大多数工程师都拥有四年制计算机科学学位,多年的工作经验,而且似乎会说一门外语。我怎么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学会所有这些呢?此外,这样做需要我放弃迄今为止在运营和战略领域的职业生涯——这是一个成本极高而回报并不确定的选项。

反之,幕僚长这个职位对我来说就像是美梦成真了。在公司即将进行的收购会议中,我将成为“会议室”里资历最浅的成员,大约要年轻 10 岁。薪资谈判比预期的要顺利,看起来我可能会在几年后接手自己的一个部门。

但是,我一旦开始编写代码,就不想停下来。我喜欢技术上的挑战,为能在如此令人生畏的领域取得进展而兴奋不已,而且我寻思着,发展第二套专业技能,可能会让我为另一个不同寻常的有影响力的职业生涯做好准备。有一个来自内心的声音也在问我自己,成为一名工程师,是否会像成为一名专业人士一样,带来个人的转变:如果我能成功地学会编程,我还有什么学不会?这种态度,甚过其他任何事情,它将成为我这次冒险的主旋律。

我先参加了一个在线课程,在连续三周、每周编写大约 40 个小时的代码后,我抱着试试看的态度申请了 Hack Reactor(一家编程训练营),我听说它是“训练营中的哈佛”。就在我收到幕僚长录用通知的那个星期,我也侥幸通过了训练营的入学考试。

经过 72 小时的自我灵魂拷问,并且最后一次检查了我的银行账户。我估计在 Hack Reactor 训练结束后,剩下的钱还可以承受三个月的房租和食物的开销。刚好有足够的时间找工作,我想。

所以,我选择了训练营。

我电话婉拒了为我提供幕僚长职位的广告科技公司,挂断了电话后,心中一阵复杂的情绪袭来。我有些害怕:我为了实现一个不切实际的想法而放弃了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!同时,我又有些兴奋:唯一挡在我和后悔之间的障碍就是冒险!

很快,我的兴奋战胜了一切。现在不能回头了——我已经在冒险的旅程上了。

学习编程

“你不必一开始就很伟大,但你必须开始学习如何变得伟大。”——Zig Ziglar

Hack Reactor 和其他“训练营”的目标都是在 3 个月内完成传统大学计算机学科在 4 年内完成的大部分工作:让学生为争夺顶级软件工程职位做好准备。

这个目标相当远大,因此每分每秒的时间都很宝贵。在 3 个月的时间里,每天 12-14 小时,每周 6 天,这个项目让我们在时间紧迫的情况下不断地完成艰巨的任务。

每次作业开始的时候,我的胃里都会出现一个令人作呕的坑:“这个作业的截止日期看起来根本不可能做到——我甚至不知道从哪里开始!”但不知为何,我(几乎)总是在时间快到的时候拼凑出一个可行的解决方案。在做了足够多的练习后,我开始把胃里的那个坑和兴奋感联系起来——挑战看起来越不可能,找到解决方案就越令人感到满足。

Hack Reactor 不仅教授内容,它还教授一种全新的毅力和成长心态,这个过程令人振奋。

我仍然怀疑自己能否在存款用完之前找到工作,于是我遵守最佳的学习和自理生活的习惯:为了保证能有充足的睡眠来支持艰苦的学习,我严格遵守作息时间;为了抵抗压力带来的反复疼痛、提高幸福感、支持学习,我每隔一天锻炼一次;为了提高记忆力,让每一天的学习都比前一天好一点,我每天晚上都会复习课程的核心内容,并反思进行得好的和不顺利的地方。最重要的是,为了在如此紧张的课程表中保持基本的幸福感,我每天早上上课前都会冥想整整一个小时,通常会使用内观(vipassana,身体扫描的一种形式)和仁爱技巧。

最后一个习惯可能会让一些人感到极端,但冥想改善幸福感,这背后的证据是很有说服力的,尤其是变得慈爱。我无法夸大这种做法的价值,它帮助我拥抱学习的好奇心和乐趣,而不是对训练营的挑战和就业的不确定性感到焦虑。

我也因祸得福。一场旅行冲突让我无法亲自到现场报名,所以尽管我住在离旧金山大学校园步行 10 分钟的地方,我还是不得不选择远程课程。在无需通勤、食物容易获取和安静的公寓这样的条件下,我能够每天再保证 90 分钟不受打扰的深度工作。

开头的六周包括在半完成的代码库上进行为期两天的结对编程冲刺。我们快速地重写了 Javascript 的 Underscore 库,从头构建基本数据结构,学习面向对象和函数式编程,计算时间和空间复杂度,并开发了一个全栈的应用程序,它所需的技术范围涵盖了客户端、服务器、数据库。我们 24 人的小团队在每天 10 多个小时的视频会议上彼此开着亲密的玩笑,不断成长。

三周后,我担心自己无法通过设置了一定门槛的课程中期评估,所以我给未来的自己写了一封信,解释我将如何通过评估。我提到了我现有的所有生活自理和学习习惯,我还记录了更多的内容,包括审查我没有完全理解的代码,直到我能够在心里向一个想象中的 8 岁孩子解释代码的核心概念(费曼技术)。

又过了三周,我在 24 小时内从零开始构建了第一个完整的全栈应用程序,并出色地通过了考试。大学是一种很好的教育。而这是另一个层次。

【免责声明】本站内容转载自互联网,其相关言论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绝非权威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如您发现内容存在版权问题,请提交相关链接至邮箱:bqsm@foxmail.com,我们将及时予以处理。

网友评论
推荐文章